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的博客

青江水客的家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上海回忆——市南中学  

2013-03-07 15:20:22|  分类: 上海回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上海回忆——市南中学。

 

人到老年,常常会回忆起年青时的事来。而年青时代中,最黄金的一段,要数中学时代。

 

我的中学母校是上海市市南中学。市南中学的前身是清心中学,清心男中是上海历史最悠久的中学。

 

说起来,清心中学的成立,要归结为太平天国的破坏力。这话似乎自相矛盾,然而天下许多事情的因果,就是这样的奇怪。

 

咸丰十年(1860年),太平军攻占苏州、无锡、杭州一带,各地难民不断涌入上海。难民中的儿童流离失所,当然也没有书可读。

当时,美国长老会派驻上海租界的传教士范约翰Rev.Farnham.D.D及密尔斯Mr.Mills两位先生,见义勇为,在大南门外的陆家浜路办了一所学堂,招收华人子弟入学读书。学堂不仅不收学费,还为学生提供衣食住宿。

 

长老会中有一位主管远东救济会的知名人士——娄离华(Mrs. Lowrie),娄女士对学校给与了极其重要的经济支持。为表示对娄女士的感谢,学校被命名为娄离华学堂( Lowrie Mstitute)。

 

美国长老会,是美国的一个重要的新教派别。本人并非基督教徒,对新教也无研究。但对长老会的这种善举,却很景仰。

长老会在中国所办的医院和学堂多到不胜枚举。著名的,如南京的金陵大学,广州的岭南大学、杭州的之江大学和济南的齐鲁大学,都是他们创办的。

 

从历史课本上学到的说法,这是帝国主义对我们的文化侵略。

对这种说法,我一向有所怀疑。那些被教会医院救活的病人,那些由教会学校受到教育的失学儿童,他们可曾同意这种说法?

 

什么是文化侵略?

先进的文化必然会冲击落后的文化,这是不可抗拒的历史规律——即使这样的传播不符合统治者的愿望。

天文学、几何学和准确的历法,最早都是由外国的传教士带进中国来的。我们又该如何评价?

清政府曾经派出大量儿童去美国学习,这些儿童学成归来,大多成了中国工程科技界的栋梁。这又该如何评价?

 

科学文化没有阶级性,也不分国界。现代学校中所开设的所有自然科学学科,哪一门不是从西方传来的?

就以宗教而言,也谈不上什么侵略。中国的佛教、伊斯兰教都是外来文化,从来不曾有人说是文化侵略,何以遇到基督教,就算是侵略了呢?

 

曾记得从前,牛仔裤、摇滚乐,乃至过圣诞节,都算是文化侵略,说是要坚决抵制。结果如何?谁也知道。靠行政命令想要压制一种文化的流传,那是不可能的。语录歌,忠字舞,只是昙花一现;而迈克·杰克逊的歌却可以永恒。

 

离题太远,就此打住。本文只是回忆,不想多讨论学术问题。

中国的传统,学堂只招收男生。然而教会的概念却不是如此,校方在弟二年就开始筹备女校。这就是清心女中的开始。 ,

1880年,学校改名为“清心书院”,这样更符合中国人的习惯。1908年,因为办学成绩显著,长老会将校务移交给了联旧会来管理。所谓“联旧会”,大概是由清心书院的旧校友组成的机构。依照当时新学堂分为小学、中学的制度,校董事会决定将清心书院改名为“清心中学堂”。1937年又改名为“清心中学”。

上海市的女子中学有很多,但据我所知,清心中学是唯一的男子中学。

 

清心学堂培养出了许多优秀人才,例如商务印书馆的创办人高凤池和夏瑞芳,都是清心学堂的毕业生。商务印书馆与清心的渊源很深,另外一名创办人张蟾芬是清心的校董,而另两位创办人鲍咸恩、鲍咸昌兄弟(鲍华甫牧师的儿子)也是清心的毕业生。所以有人评说:商务印书馆是从清心走出来的。

 

商务印书馆的作用,大概谁也抹杀不了。可见“文化侵略”中的清心中学,毕竟攻不可抹!

 

清心中学还有一位毕业生,是大名鼎鼎的李政道。李政道之研究成就,当然是在国外取得的。但追本溯源,他的最初接受科学教育,是在清心。我这么说,大概有些阿Q 精神。但若大中国,却再也没有培养出一个李政道来!我们这儿的教授会骂“三妈”。

 

1953年,政府接办清心中学,改名为“市南中学”。

80年代,我曾经回去看过一次,市南中学的校舍似乎没有多大的变化。只是校院的大门前,成了南浦大桥的引桥桥头。

 

校内最漂亮的楼房,要数“科学馆”。

“科学馆”从前叫做“蟾芬堂”。这栋楼房建于1937年,这是校董张蟾芬的后人捐助4万银圆建造的。张蟾芬是民国时的实业家,商务印书馆的创始人之一。他的后人能够捐出这么多钱来建一座非赢利的教学楼,实在可以使今天许多为富不仁的企业家相形失色。

科学馆是座三层楼房,楼内有物理、化学实验室。其中的各类仪器,都是美国长老会捐赠的。就中学而言,实验室的规模和设施是很不错的。三楼还有一间很大的阶梯教室,这在当时,也是很少见的。

科学馆中还有一些教室,我的高中几年,都是在这里上的课。至今在阶梯教室上课的情景还历历在目。回首往事,真是百感交集啊!

市南中学的其他建筑都是坐北朝南,惟独科学馆坐东朝西。当然这只是地势所限,并没有什么其他含义。

从科学馆背后,再向北进去,有几间不起眼的房子。新生入学时,都会有老师介绍,那是徐光启的故居。不过那时对文物建筑不怎么重视,也很少有人视其为珍宝。后来这些房子也不知道怎么样了。

徐光启是中国最早接受西方文化的人,也是上海地区最早的天主教徒,或许在许多“爱国者”的眼里,他是最早的“洋奴”。

徐光启深知,所谓“博大精深”的宋明理学实在是误国害民的东西,发展科技才是强国之道。于是他专心“习天文、兵法、屯、盐、水利诸策,旁及工艺数学,务可施用于世者。” 成为实学思潮中的一位有力的鼓吹者和推动者。

徐光启与意大利传教士利玛窦的交往,堪称中西方文化交流的范例。他们两个人合作,将欧几里德的“几何原本”翻译成了中文。“几何”,“直角”,“锐角”,“平行”、“相似”等名词,都是徐光启创造的。

徐光启是引进西方科学的先驱,他的作用怎么高估都不为过分。上海的“徐家汇”就是为了纪念他而命名的。我为母校有与徐光启这样的人物有渊源感到荣幸。

 

在科学馆背后的院子过道那里,还开有一家小理发店。这在上海的中学校园里,大概也是独一无二的。不明白校内容许开店的原由是什么。我想,现在这家理发店一定不存在了。

 

“建设堂”是与大礼堂相联的一座两层楼房。楼房建于1910年,原名叫做“思鲍堂”,是为了纪念鲍华甫牧师而命名的。

大礼堂原先是长老会的教堂——“清心堂”。后来因为办学,校舍不够使用,便将此楼移交给了学校。教会在1919年,另在大昌街30号购地新建了“清心堂”。现在那所教堂的情况如何,则不得而知了。

大礼堂很简朴,但是容纳的座位却不少,礼堂的二楼还设有楼厅。那时的上海,像“蓬莱电电影院”这样的影院也还没有楼厅。所以刚进中学的我还感到很新奇。

因为原来是教堂,所以礼堂没有后台。遇到比较大型的表演活动,只好借用对面“清心女中”——后来叫做市八女中的大礼堂。以那时的眼光来看,那座礼堂可以用超豪华来形容。

建设堂的其余部分,是教师的办公室。也有一些作为教室使用。听说现在,建设堂已经被拆除改建了。

 

图书馆,建于1947年,原名叫做“石麟堂”,是由张氏家族出资建造的。命名石麟,是为了纪念原来的校长张石麟。馆内藏有几套名贵图书,如原版的《哈佛丛书》、《大英百科全书》和《韦氏大辞典》,都是张石麟校长赠捐的。那些书锁在靠墙的大书柜里,至今还有印象。可惜这些图书已在“文革”中被烧毁了。

图书馆是开架管理的。名贵一点的书,则锁在书柜里,需要请管理员来开。回忆那时去图书馆借书,在书架之间穿行,挑选自己喜爱的书籍,是上学期间最开心的一件事情。说实话,这段情景经常出现在我的梦中,可见其印象之深。

每个同学发一张借书证,每张借书证只能借一本书。热门的书,例如“三国演义”、“水浒”之类,只能将借书证押在管理员那里排队等候。排队名单是公布于众的,公开透明,没有办法插队,也没有“后门”可开。现在回想起来,那时候的民风之纯洁,真令现代人望尘莫及。

 

图书馆的背后,搭了一个棚子,里面放了几张乒乓球台。那里也是我常去光顾的地方。我的球技虽不算好,但对体育运动的喜好却也应该归功于那个棚子和那几张球桌。

 

“庚午学舍”建成于1930年,是“清心”校董会、教职员会、学生分头募捐集资而建的。后来,市南中学取消了学生住读,宿舍改名为“庚午楼”,全部用来当作教室。现在此楼听说已经拆建为教学大楼了。

 

食堂建于1902年,是联旧会的同学集资建成的。我从未在学校吃过饭。记得初一时,学校开联欢会,食堂办了个“小小书场”。参加演出的,是教师和高年级同学中的评弹爱好者。本人在其中大过书瘾,好不痛快。

 

进校门右首,还有个游泳池。清心的校董张蟾芬的次子张玉麟英年早逝,张蟾芬将美国保险公司赔偿的人寿险金捐献出来,建了这所游泳池。所以此原来叫做“玉麟池”。

说也惭愧,我在市南中学念了六年书,竟然只在高中毕业时去过一次游泳池。许多人听说我的中学有游泳池,而居然不会游泳,都感到很奇怪。

唯一的那次游泳,刚一下水,便给会游泳的同学拖进了深水。那位老兄其实也不太熟练,慌乱之中,松开了手。我的眼前一片白莽莽的,咕嘟咕嘟,不知道喝了多少口水。人到了这时,倒也不觉得怕。说实话,几口水以后,意识就几乎丧失了。

没过多久,就被别的同学救了回来。只是从那时开始,留下了心理阴影,就再也不敢学游泳了。直到退休以后,被妻子和女儿逼着学会了几下蛙泳。

 

“和平楼”是新建的两层楼房,全部都是教室。记得我的初中教室就在这里。听说现在也已经拆建了。

 

校长室和教导处在一栋红砖小二楼内。这栋旧楼,直到现在也仍被保存着。 小楼的建筑风格与建设堂相近。相信是同时代建成的。

 

一直想回到母校去拍几张照片来,可惜总也抽不出时间。好在来日方长,总会有机会去补的。不过建设堂和庚午楼的照片,是永远也补不上了。

 

上初中时,市南中学的学习风气极浓。做几何难题,是我们最大的乐趣。那时,最风行的参考书是许纯舫的“几何定理与证题”等几本名著。

每天中午,黑板上画满了几何图形,大家在图形前分头讨论。用自己做过的难题难倒别人,似乎是件最值得自豪的事。

 

听说现在的教学方针是“弱化数学证明”,也不搞什么数学竞赛了。真不知道为什么。所以现在的中学生们,再也不用做,也不会做几何代数的难题证明了!

中国从来就不重视数学理论,从我们的老祖宗起,就不懂得演绎推理。古人虽然会解方程,却从没有上升成为方程理论。传统文化中,只有不完全归纳法。历代学者,都是通过寓言、或者举例说明来证明自己的观点。

许多到了国外的学生回来说,中国学生处理问题的数学能力,远不如外国学生。这是削弱数学教育的必然结果。

记得培根说过“数学使人思考精密”。数学是思维的体操,如果说“证明题没有实用价值”,那是典型的“实用主义”。

 

高中时代,开始了大炼钢铁和大跃进,学生们的正常学习被打乱。学生停了课,上街宣传总路线,在校园里面砌炉子炼钢。

开课以后,还有每周两次的下厂劳动,每学期一次的下乡劳动和每学期一次的“思想总结”。出身不好而又成绩优秀的同学每每被整,罪名是“白专道路”。

 

现在的学生大概不懂得什么是“白专”,也不懂得什么叫做“家庭出身”。只知道学生的最主要任务是学习,而不是别的。学生的道德品质就是诚实、勇敢、友爱和互助。成绩优秀,自然会受到尊重,而不会因为家庭出身的不同而受到歧视。说实话,我很羡慕我们的下一代有这样的学习环境。

 

回忆起那时无休止的政治运动来,很有感慨。有人问:中国为什么培养不出大师来。我想,凡是从那时过来的人都知道答案。

那时,“成名成家”思想是要受到猛烈批判的,谁敢想将来当大师?

拿破仑曾经说过,不想当将军的士兵,不是好士兵。所以人家那里,大师辈出。我们这里,不过是大家争当一颗螺丝钉,所以连发动机也只好进口了。

 

下乡劳动是到浦东,一去就是半月二十天。记得有年寒假,还组织去农村劳动挖河。现在的中学,好像不听说有下乡劳动了。而我们那时,下乡的必要性是说得头头是道的。

“知识份子四肢不勤,五谷不分”,是那时常用来批知识份子的话,从而证明下乡劳动的必要性。

我一直认为:五谷不分,对于不搞农业的人来说,根本就不是缺点。我敢肯定,诺贝尔奖的获得者,没几个能分清五谷。

 

那时,我们所要培养的,是“党的驯服工具”。也许是我的觉悟太低,当政治老师在黑板上写下“驯服工具”四个字的时候,我简直无法相信这是真的!

 

什么是“驯服”?

对野兽才能说“驯服”。

什么是工具?

没有任何感觉,当然也没有任何思想,只有使用价值而没有生存价值的物品,才是工具。

我们是人,有欲望,有思想,有追求。既不是工具,更不能说驯服。

“驯服工具论”在文革中受到了批判,据说这是刘少奇提出来的。

 

不管如何,我感谢我们的老师,当然也包括我们的政治老师。

许多教过我的老师,至今还记得他们的名字。也许,有许多现在已经不在人世了。但他们带给我的恩泽,永远也不会忘记。中国人尊师,“天地君亲师”,老师是排在第五位的。像文化大革命那样的“欺师灭祖”,真的是“史无前例”的。

 

中国国画界有“南王北齐”之说。“北齐”齐白石家喻户晓,“南王”王个簃却少有人知。所以,几乎没有人知道:这位王老先生曾经做过清心的老师——连百度上也查不到。

本人没有见到过王老,再我入学之前,他便早已经离开了。只听说过王老的一桩故事:王老生日那天,校领导通知他,说是要去他家祝寿。谁知王老一点面子都不给,竟然邀了几个朋友听书去了。校领导吃了闭门羹,好不扫兴。

 

毕业以后,再也没有参加过校友返校、同学聚会之类的活动。同窗好友,天各一方。有几位特别要好的,曾经保持过一段通讯联系。可是后来,也就音讯全无了。不知道他们现在过得如何,也不知道同学之中可有什么杰出人物,或者知名人士。桃李花开,随风飘落,如此而已吧!写了这些文字,算是对母校的怀念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21)| 评论(1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