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的博客

青江水客的家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往事回忆——无锡梅园  

2012-07-05 15:40:48|  分类: 江苏游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我的故乡在无锡。

青山绿水,小巷老街。虽然现在到处变成了高楼大厦,然而江南水乡的景象却永远留在我的回忆之中。

 

无锡的秀丽,大半在太湖。

笼统说是太湖,其实应该说是蠡湖才对。

蠡湖,俗称五里湖,是太湖伸入无锡西南郊的一个内湖。相传春秋时的范蠡帮助越王勾践打败了吴王夫差之后,便和西施一起隐居在这里。出双入对,泛舟湖面,传为千古美谈。所以后人将这里称为“蠡湖”。

 

范蠡本是越国人,功成之后归隐,不选杭州西湖而选无锡蠡湖。足见蠡湖之风光更胜于西湖也。

 

蠡湖北岸有蠡园和渔庄。据说渔庄便是范蠡居住养鱼的地方,他在那里还写了一部“养鱼经”。

蠡湖西南岸,有著名的名胜——鼋头渚。这几处地方,是幼时常去的地方。对无锡的回忆,就从这里开始。

 

那时,无锡之为水乡,村村都有河浜可以相通。坐小船出行,是最普通不过的事。记得我们出游鼋头渚,坐的便是船也。

祖父借一条小船,雇一名船工。从村里的小浜出发,依依呀呀,便进了蠡湖。

 

船上备有小火炉子,煮着水。渴了有热水,饿了有饼子。湖面浩荡,水天一色,杨柳依依,桃花点点。那种情趣,哪里是现在的旅游团可以相比拟的?

 

游船出行的第一站,往往是梅园。船靠岸边,上岸步行,就可以到达梅园了。当然去梅园,也常常坐公交车。

 

梅园是中国最大的资本家荣宗敬和荣德生兄弟的私人花园。

关于荣氏兄弟的发家历史,有好多传说。为了核实,我在网上也查了好多资料。归根到底,靠的是辛勤的劳动、坚强的毅力和果敢的决策。翻遍官方资料,我们找不到“剥削”两个字,也找不到“剩余价值”这个词。

荣氏兄弟,既非“官二代”,也非“富二代”。(那样的话,发财倒也容易了)。他们的父亲,叫做荣熙泰,乃是无锡荣巷的一位普通农民。一个偶然的机会,来到上海,当了学徒。经过一番奋斗,小有成就,得以娶妻生子。荣氏兄弟就是这时降生的。

荣熙泰经人推荐保举,进衙门当上了差。用现在的话来说,是当上了一名公务人员。虽然不是什么官,倒也有了固定收入。看来,当公务人员的好处,历来如此。

“龙生龙,凤生凤,老鼠的儿子会打洞。”荣氏兄弟重走父亲的老路,也从无锡来到上海,先后在钱庄学徒。荣宗敬学做的是跑街,用现在的话来说,叫做业务员。荣德生学做的是账房,也就是会计。两兄弟在商场积累了不少经验,练成了各自能够独挡一面的经营和金融人才。

荣熙泰一家,不断积攒财富,终于能够与人合伙开办自己的钱庄。荣宗敬任经理,荣德生担任总会,两兄弟双剑合璧,开始了创业之路。

 

不想离题太远,写成荣家历史。简单地说,荣宗敬收购了恒昌源纱厂,创办了保兴面粉厂。然后像滚雪球似地,打下了横跨面粉、棉纺两个行业的庞大企业集团。

有人戏称,中国人一半的吃和穿,都来自这个企业集团。

 

那时的科技和思想觉悟都没有现在高尚,所以荣氏的“兵船面粉”中绝对没有滑石粉之类的添加物,申新的棉纺织品也不打折扣,是真正的“全棉”。荣氏兄弟始终遵循着父亲临终前的遗训:“治家立身有余,顾族及乡,即尽力社会。”

 

理论和事实都已经证明:资本,是生产力的重要组成部分。单靠劳动者、劳动工具和劳动对象构成不了生产力。否则,我们为什么还需要“引资”和筹集“启动资金”呢?

既然资本是生产力的重要成分,资本的拥有者、筹集者和运作者,理应从利润中得到回报。剩余价值理论从根本上来说,可能就是错误的。

 

记得在荣家手里,梅园是不售门票的。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梅园开始卖票。这个道理,实在使人想不明白。

 

梅园,顾名思义以梅花著称。记得最早的电影“家”,黄宗英饰演梅表姐的出场戏,就是在梅园拍摄的。

很久没去梅园了,手头一张照片也没有。在无锡景中,梅园的改造和变化是最大的。现在,就连梅园的大门,也改得我不认识了。

 

梅园中的主体建筑是“诵豳堂”。

豳,音bin,古代地名也。“豳风”是“诗经”十五国风之一。共有诗七篇,主要描写农家在田间的辛勤劳动和生活。

诵豳堂建成于1916年,“诵豳”两字,就是诵读“豳风”中的农家艰辛,表示不忘自己的出身。因为正厅的大梁用楠木制作,所以乡人常称其为“楠木厅”。

 

记忆中的梅园,还有“豁然洞”。洞很大,洞中其实没有什么。出洞时“豁然开朗”的感觉却一直留在心中。

 

梅园旁有开原寺,是荣德生先生捐资建造的。现在的开原寺还开有素斋饭店。去年曾陪母亲去过,可惜当时饭店因游客稀少而没有开张。

 

从梅园,步行到河边,可以上船继续游览。记得我69年结婚时,这里还有乡人的渡船供游客渡湖到鼋头渚。回想那时与父母弟妹同舟渡湖的情景,还历历在目。转眼之间,竟然过去了43年!真是人生如梦啊!

 

湖边有“万顷堂”。不过很久没去那里了,不知道万顷堂是否还在。

记得有一次,祖父坐车带我去万顷堂,准备从那里渡船到鼋头渚。突然天降大雨,大家在万顷堂躲雨。眼望蠡湖,一片烟雨茫茫。千万道雨丝,溅起千万朵浪花。风云际会,水天一色。此情此景,惊心动魄,留在幼小的心灵中,永远也不曾磨灭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3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