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的博客

青江水客的家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巽寮湾,苏轼和王朝云  

2012-04-14 16:09:45|  分类: 广东游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上周去了一趟巽寮湾,拍了不少照片。整理以后,作文以记之。

 

巽寮湾,位于广东惠州惠东县平山镇南部。细沙银滩,海石奇峰,天水相连,渔舟荡洋,乃是度假之胜地也。

 

“巽寮”之名,很有些古奥,这个“巽”字,便有很多人不认识。原来“巽寮”之名,乃是苏东坡贬来惠州时所取的。

 

苏轼是位大文学家。对于“我们这儿”的政治,却有些“迂”,或者说是“傻”。常言道,在“我们这儿”作官,不怕做错事,就怕站错队。而这位老兄,却总是站错了队。

 

王安石变法时,苏轼站在司马光为首的旧党一边,反对新法。于是被调出京城,到了杭州。后来,又因为“乌台诗案”,差一点掉了脑袋。幸亏那时的政策与现在一样,对于当官的犯了法,“不能一棍子打死”,于是被贬到了黄州。

神宗驾崩,立哲宗,由太后临朝。旧党的领袖司马光上台,将苏轼调回了京城,担任要职。谁知这位老兄,又对旧党大肆打击新党的做法,产生不满,于是自请外调,到了杭州。

一朝天子一朝臣。等到哲宗亲政,重新起用新党,苏轼再次被贬,到了惠州。

 

 

苏轼虽然老是不得发,却还总是“官”。业余时间研究烹调,作文写诗,还包养了不少歌伎。可见当官的包养“二奶”、“N奶”实属古已有之。觉悟甚高,官声甚好如苏轼之类,也不能幸免。

 

东坡先生被贬惠州时,已经年近花甲。眼看再无东山再起之日,众多侍女姬妾纷纷脱离关系,只有一位王朝云,不离不弃,甘愿翻山越岭,相伴先生到了惠州。

 

王朝云,西湖名妓也。苏轼被贬杭州,与友泛舟畅游西湖。飞盏畅饮,又召来歌伎助兴,而朝云就在被召之列。苏轼初遇朝云,一见倾心。当时,苏轼乘着酒兴,挥毫写下了传颂千古的佳作:

“水光潋滟晴方好,山色空濛雨亦奇。

   欲把西湖比西子,淡妆浓抹总相宜。”

淡妆浓抹总相宜的西子,一语双关,有一多半,说的乃是朝云也。

 

俗话说,患难见真情。“小蜜”竟然能够患难与共,而见真心,东坡当然深为感动。于是专门为此写了一首“朝云诗”:

序曰:“予家有数妾,四五年间相继辞去,独朝云随予南迁,因读乐天诗,戏作此赠之。”

诗曰: 

不似杨枝别乐天,恰如通德伴伶元。

阿奴络秀不同老,天女维摩总解禅。

经卷药炉新活计,舞衫歌扇旧因缘。

丹成逐我三山去,不作巫阳云雨仙。

 

诗中所言“不似杨枝别乐天”,却含着一段典故:当初白居易也包养了不少歌伎。看来凡当官的,无论政治表现如何,其风流成性,难过美人一关,大家彼此,谁也不要说谁。后来老白不得势,进不了中央,升不了高官,加之年老体衰,连最受宠爱的美妾——以唱“杨柳祠”出名的樊素,也就拜拜而去了。

诗中另一位汉代大臣伶元的小妾通德,却相伴伶元终生,形成鲜明对比。

 

 

东坡与朝元到了惠州,两人常到鸭寮这里度假消暑。听说这里地名“鸭寮”,犯了歌伎的忌讳,朝云老大不高兴。为了讨如夫人的喜欢,苏轼将此地改名为“巽寮”。看来即使被贬,官毕竟还是官。

 

“巽”,广东话读作“sun ”,上海话读做“sen”,标准的读音是“xun”。

巽者,八卦(乾、兑;震、巽;坤、艮;离;坎)中的一卦也,象征“风”。据说整个大亚湾型似八卦,而鸭寮正处“巽”位。所以命之为“巽”。

当时苏轼还手书“巽寮”两字于海岩。可惜38年日军进攻广东时,其炮火将题字炸毁了。

 

广东地面,酷暑难忍。古时又没有空调,朝云总是不适应,体质日见虚弱。终日与药为伴,只好颂经求佛。正如东坡《朝云诗》中所说的那样:“ 经卷药炉新活计,舞衫歌扇旧因缘”。

 

朝云最终也没能够好转。恶劣的天气和疾病夺去了她美丽而年轻的生命,去世时,朝云年仅34岁。

在与疾病作斗争的过程中,朝云参悟了佛理。弥留之际,朝云执者苏轼的手,说出了几句“金刚经”中的偈语:

“一切有为法,如梦幻泡影,如露亦如电,应作如是观”。可见,朝云已经大彻大悟了。

 

东坡悲痛万分,依照朝云的遗愿,将她葬在惠州西湖南畔的栖禅寺,并亲自题写了《墓志铭》:

“东坡先生侍妾曰朝云,字子霞,姓王氏,钱塘人。敏而好义,侍先生二十有三年,忠敬若一。绍圣三年七月壬辰卒于惠州,年仅三十四。八月庚申,葬之丰湖之上,栖禅山东南。生子遯,未期而夭。盖尝从比丘尼义冲学佛法。亦麤识大意。且死诵金刚经四句偈以绝。铭曰:浮屠是瞻,伽篮是依,如汝宿心,惟佛止归。”

 

东坡祭奠朝云后,又写下了《惠州荐朝云疏》:

“轼以罪责,迁于炎荒。有侍妾朝云,一生辛勤,万里随从。遭时之疫,遘病而亡。念其忍死之言,欲托栖禅之下。故营幽室,以掩微躯。方负浼渎精蓝之愆,又虞惊触神祇之罪。而既葬三日,风雨之余,灵迹五显,道路皆见。是知佛慈之广大,不择众生之细微。敢荐丹诚,躬修法会。伏愿山中一草一木,皆被佛光;今夜少香少花,遍周世界。湖山安吉,坟墓永坚…… ”。

 

苏东坡还在墓上建了一座“六如亭”以纪念自己的这位爱妾。所谓“六如”,乃是金刚经所说的六个“如”:如梦、如幻、如泡、如影、如露、如电。所以后人在亭中加了一幅楹联:

 “如梦如幻如泡如影如露如电;

 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 。”

 

东坡先生自己也为六如亭写了一副楹联:

“ 不合时宜,惟有朝云能识我;

独弹古调,每逢暮雨倍思卿。”

 

原来东坡先生大腹便便,很有些“将军肚”。

现在到了马路上,那些人是官,那些人是商,几乎一望而知。其标志之一,便是将军肚也。

 

东坡也颇以此为豪。有一次指着大肚问侍儿婢女,知道这里面是什么吗?

有的说,其中都是文章;也有的说里面都是机关。东坡听了,直摇头。

只有朝云最了解东坡,直言“学士一肚皮不合入时宜。”苏轼听了,捧腹大笑。 赞道:“知我者,唯有朝云也。”

 

做人做官,竟然以“不合时宜”为荣,也实在是一件奇怪的事!

 

此后,苏轼又写了许多诗词,悼念这位爱妾。其中最有名的是《西江月,梅花》:

玉骨那愁瘴雾?冰肌自有仙风,

海迁时过探芳丛,倒挂绿毛么凤。

素面反嫌粉涴,洗妆不褪唇红,

高情已逐晓云空,不与梨花同梦。 ”

 

说起填词来,苏轼曾有一首有名的《蝶恋花》词:

“花褪残红青杏小,燕子飞时,绿水人家绕。枝上柳绵吹又少,天涯何处无芳草?   墙里秋千墙外道,墙外行人,墙里佳人笑。笑渐不闻声渐悄,多情却被无情恼。 ”

 

东坡在惠州时,王朝云常常唱这首《蝶恋花》词,为苏轼解愁。但每当朝云唱到“枝上柳绵吹又少”时,就不胜伤悲,哭而止声。东坡问何因,朝云答:“妾所不能竟者,‘天涯何处无芳草句’也”。 苏轼大笑:“我正悲秋,而你又开始伤春了!” 朝云去世后,苏轼“终生不复听此词”。

 

一段感人肺腑的爱情故事,作为旅游的前奏,意境深远。

 

旅游团在广州珠海广场集合上车,到惠东后,先午餐。然后到巽寮湾海滨温泉泡温泉。

温泉是露天的。有各种游戏池:高台滑梯,鼓泡浴,儿童游戏池等;也有许多药池:茉莉花池,玫瑰花池,牛奶浴池等;当然还有标准泳池。

 

游戏了三个小时,日光海风,水浴花香,感觉自然很爽。然后再坐车,到了巽寮湾。

 

到了巽寮湾海边,先坐游艇巡海一边。海面有“龟石”等奇石,可惜快艇颠簸,拍的照不如人意。

 

再次上车,到了凤池岛酒店公寓。酒店的环境和硬件都不错,是一家四星级酒店。晚上去镇上饭店吃了一顿海鲜。

 

第二天一早,享受一顿酒店的自助早餐。早餐没有什么好东西吃,也就是煎蛋、炒面、稀饭之类。不过数量是足够的。

 

然后去酒店沙滩,享受海滩风清。这里的“水奇清、沙奇白、石奇美”,果然名不虚传。

巽寮湾,苏轼和王朝云 - 青江水客 - 我的博客

 

巽寮湾,苏轼和王朝云 - 青江水客 - 我的博客

 

巽寮湾,苏轼和王朝云 - 青江水客 - 我的博客

 

巽寮湾,苏轼和王朝云 - 青江水客 - 我的博客

 

巽寮湾,苏轼和王朝云 - 青江水客 - 我的博客

 

巽寮湾,苏轼和王朝云 - 青江水客 - 我的博客

 

巽寮湾,苏轼和王朝云 - 青江水客 - 我的博客

 

巽寮湾,苏轼和王朝云 - 青江水客 - 我的博客
 
巽寮湾,苏轼和王朝云 - 青江水客 - 我的博客
 
巽寮湾,苏轼和王朝云 - 青江水客 - 我的博客
 
巽寮湾,苏轼和王朝云 - 青江水客 - 我的博客
 
巽寮湾,苏轼和王朝云 - 青江水客 - 我的博客
 
巽寮湾,苏轼和王朝云 - 青江水客 - 我的博客
 

 

 

海鲜午餐之后,集合上车,一路回到广州。

 

这篇东西,介绍苏轼的内容太多,游览的内容太少,不像游记,只好算做笔记了也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2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