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的博客

青江水客的家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闲话苏州评弹——书坛奇花小刘春山  

2012-12-12 15:05:23|  分类: 闲话评弹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评弹书坛还有一位不能不提的怪才——小刘春山。

小刘春山没有拜过师,没有师承关系。甚至从评弹网上也查不到有小刘春山这样一位演员。“正宗”的评弹界也许不承认他说的是“书”。

承认也罢,不承认也罢,以八十七岁的高龄,仍然活跃在书坛上,还能深受听客的欢迎,不能不说是书坛中的一朵奇花!

 

老上海都知道,小刘春山最早是唱滑稽的。

评弹界有许多人跨入过滑稽界。如最早的苏毓荫、陈卫伯,后来的吴新伯,刘敏等等。但从滑稽界转入评弹界的,可以说绝无仅有。

小刘春山为什么离开滑稽界?

从不见有人提起过。就连小刘春山自己也只说:从前有过一段坎坷!

 

小刘春山的原名叫刘治平,他的父亲是刘春山。

刘春山与王无能、江笑笑并称滑稽“三大家”,乃是滑稽界的开山祖师。

刘春山的滑稽能够针砭时事,跟随潮流。他每天看报纸,当天的新闻,当天就能够唱出来,所以被称为“潮流滑稽”。

 

刘春山晚年患病不能登台,家庭的重担落在了刘治平的身上。于是正在读书的刘治平中途辍学,走上了滑稽舞台。他的艺名就叫小刘春山。

 

小刘春山最初加入的是刘春山的弟子——他的师兄筱快乐的剧团。子承父业,小刘春山唱的是“社会怪现象”,也是潮流滑稽。我想诸如“黄土压垮大楼”,“卡车压塌大桥”之类的新闻,其实都可以用上海滑稽来唱。可惜现在,没有潮流滑稽。

 

正如郭德刚所说,同行之间总要闹些矛盾。不久以后,刘春山离开了筱快乐剧团,开始与程笑飞、俞祥明搭档唱独脚戏。程笑飞和刘春山的唱功,加上俞祥明的做功,很快便红遍了上海。

40年代的上海滑稽界,“程刘俞”档,“姚周”档(姚慕双、周柏春),与“杨张笑沈”档(杨华生、张樵农、笑嘻嘻、沈一乐),鼎足三分,平分秋色。收音机播放的节目,非此即彼,几乎没有其他人插足的余地。

 

后来,杨张笑沈与程刘俞合作,成立了“合作滑稽剧团”。合作滑稽剧团在跑马厅边上的“天宫剧场”上演的滑稽戏“活菩萨”,轰动了整个上海滩。演出两年另八个月,戏码不变,竟然连续客满了1200多场。这个票房记录,大概空前绝后,能够登上吉尼斯世界纪录——可惜那时还没有。

那时的上海人,见了面都会问:“看过活菩萨了没有?”所以我小时候,大人也带我去看过这场戏。那时,我年纪小,这出戏到底好在哪里,我也不知道。

 

还是郭德刚的那句老话:“同行之间,总要闹些矛盾”。合作滑稽剧团也不例外。在达到了事业的顶峰之后,终于宣告分裂。我还记得,分裂之前,总算演完了春节之前的“封箱戏”。

“合作”分裂为以“杨、张、笑、沈”领衔的“大公滑稽剧团”和以“程、刘、俞”领衔的“大众滑稽剧团”。

小刘春山担任大众滑稽剧团的团长。应该说,他达到了个人事业上的顶峰。

 

谁知道“天有不测风云”,小刘春山突然消失在滑稽舞台。据我的记忆,是捉进去“吃官司”了。罪名是“国民党特务”!

为了核实我的记忆,曾经到处查找资料,可是哪里也查询不到。所以我的记忆是否准确,实在不敢保证。

 

滑稽演员怎么会是特务?如果真是特务,又怎么能够平反?

 

我不知道小刘春山的情况究竟。但可以用另外一名著名滑稽演员田丽丽来作一番类比。

田丽丽在文革中被批斗,不堪侮辱,跳楼自杀。横加在她头上的罪名也是“军统特务”!

滑稽演员在旧社会算是“下九流”,怎么会跟“军统”挂上钩?

在抗战时期,田丽丽参加了慰问国军的演出。为了发放演出的劳务费,她被写进了军统的花名册。这一点,田丽丽根本不知道。

军统名册中的人员都是特务吗?

我看未必。现在我们的主流媒体也承认,军统是抗过日的。事实上,田丽丽也得到了平反。

可是,那时谁敢说“不”?

 

小刘春山的情况是否类似,我不知道。总而言之,他现在已经平反了。

 

大约是在1962年前,小刘春山出狱。可是,他找不到剧团要他。大众滑稽剧团的团长成了范哈哈,那里更没有他的位置。

怎么办?

无可奈何之下,他开始了“说书”的行当。因为他的妹妹刘敏是科班出身的评弹演员,有路可循。

说书是单干户,不需要剧团。跑码头说书,一两个人就行。

他与张丽影搭档说了20来年的“大红袍”和“青蛇”。所谓“说煞大红袍,唱煞珍珠塔”,“大红袍”以“说”为主,自然符合唱功欠缺的小刘春山。

小刘春山初上书台,许多地方还要靠下手张丽影的指点。说书的四门功课是“说、噱、弹、唱”。小刘春山的“弹唱”差一点,但是他的“说”还行,他的“噱”更是无人可比。

他还与张静秋搭档说过“宰相刘罗锅”。这是小刘春山自创的书目。我猜想,这是从长篇单口相声“君臣斗”那里得到的启发。内中的“噱头”更是层出不穷。

 

文革时期,小刘春山是否受到过冲击。我没有听说。好就好在小刘春山没有单位!所以挨斗的可能反而少了很多。

 

80年代,小刘春山又自创了一部新书——“滑稽泰斗刘春山”。内容是自己的父亲——滑稽泰斗刘春山的一生。这部书,说的是滑稽艺人,说书的也曾经是滑稽艺人,书台上唱的是各种滑稽小调和上海的地方戏,比起“宰相刘罗锅”来,就更不像评弹了。于是大家说,小刘春山说的是“滑稽评弹”。

 

小刘春山说“滑稽泰斗刘春山”,遇到了他的最佳搭档——陈忠英。

 

陈忠英是正经八百的评弹科班出身,她的出科书是“秦香莲”。陈忠英的出名,是跟随苏毓荫老先生说的新书“黄慧如与陆根荣”。苏毓荫师从蒋月泉,也算是名门出身,但却跨行去唱过滑稽。陈忠英自小喜欢滑稽独脚戏,对滑稽也是情有独钟。两个人在台上噱头百出,很受欢迎,连周柏春也常去听他们的书。机缘凑巧,周柏春竟然同意收陈忠英为徒,开创了隔行收徒的先例。

 

刘春山的儿子搭档周柏春的门徒说评弹,说的内容又是滑稽泰斗,这可真是珠联碧合,天衣无缝了。两个人在台上,驾轻就熟,花样百出,令人捧腹大笑。其受欢迎的程度,也就可想而知了。

 

小刘春山是上海人,他的苏州话很不标准。

小刘春山也没有拜过师,他说不好评弹界的传统书目。评弹界大概也不承认他说的是“评弹”。

小刘春山唱的是自学的“张调”。说老实话,我评价他的“张调”最多只有五、六分像。

 

可是80高龄的小刘春山却能够走红!

这是为什么?

评弹的四门功课——“说、噱、弹、唱”,说和噱排在前两位。而现在主流评弹界的功夫,却是“唱、弹、说、噱”。甚至根本就没有了“噱”。

“噱”,要靠即兴发挥。追求“教育意义”,强调“宣传效果”,也就扼杀了“噱”的发挥。最终的结果是没有人来听你的宣传教育。所以,丢失了“噱”的评弹,淡而无味,根本不能吸引听众。

 

现在,不要说是评弹,就连滑稽戏,也没有什么发噱。

小刘春山批评滑稽:

“滑稽勿滑稽,奈说阿要滑稽?”

郭德刚批评相声:

“相声不搞笑,才是最大的搞笑!”

 

什么叫做低俗?

主流小品的“卖拐”、“卖轮椅”有什么教育意义?

“不差钱”难道就不俗?

所以“反三俗”云云,不过是某些人整别人的借口而已。

 

笑,本身就是和谐和健康的。群众喜闻乐见,就是“大众化”。不要老是觉得群众觉悟低,不懂得分辨好与坏。其实,群众是最能够区分“真善美”和“假丑恶”的。真正来说,“假”的东西才是最丑的!

 

小刘春山还有一个天然的搭档,就是自己的妹妹刘敏。

 

刘敏,原名刘光瑾,1941年出生,比小刘春山要小很多。父亲刘春山卧病在床时,她只有三岁,依稀记得“搬了只小凳子坐在父亲床前”。

59年时,考入常州市评弹团,师从庞学卿学艺。后来因为受不了同团艺人的不断批评,退了团,跑码头单干。据她自己回忆,风风雨雨,吃尽了辛苦,甚至还在草棚棚里说过书。

1979年,进入上海东方评弹团,与周孝秋拼档弹唱《孟丽君》等书目。1985年,与周孝秋合作编创了弹词“筱丹桂之死”,成为极具影响力的响档。 尤其是刘敏用苏北方言表演的金宝宝一角,更是惟妙惟俏,被誉为“活金宝宝”。

刘春山的儿女,天然就有滑稽基因。刘敏跨入滑稽戏——“新老娘舅”的演出,也博得阵阵叫好声。

刘敏与小刘春山的合作属于客串形式。兄妹搭档弹唱演说自己的父亲,更是得心应手,妙趣横生。

 

小刘春山近九十高龄,儿女成材,本已不愁吃穿,可以在家安度晚年。但他却不甘寂寞,也不服老,继续活跃在评弹的书坛上。他也收了几位门徒,要把“滑稽评弹”发扬光大,传承下去。

 

我也已到了古稀之年。依稀记得儿时听过的小刘春山。可惜,那时所喜欢听的滑稽演员和评弹演员,几乎都已不在人世。然而经历了坎坷的小刘春山却不仅健在,而且还能演出,实在使人欣喜万分。所以写了这篇文章作为对刘老的祝福,祝愿他健康长寿,永葆常青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4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