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的博客

青江水客的家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武当山——神权与皇权交织的风景线(续12)  

2008-10-01 02:00:53|  分类: 湖北游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按原定计划,第三天是游览“老营”景区。但询问旅馆老板后,才知道历经破坏,尤其是文革后,所谓的老营景区根本就不复存在了。玉虚宫正在大修新建,元和观早已没有,遇真宫屡遭破坏,前几年的一把大火将仅剩的大殿也烧毁了,所以只有玄岳门牌楼尚可一看。

于是,我们就坐公交车去看玄岳门,玄岳门离开武当山景区大门很远,足足过了好几站才到。途中看到了大火烧毁的遇真宫,断墙颓壁,惨不忍睹。

据资料介绍,玄岳门是登临武当山的第一道神门,被称为仙界第一关。但今天看来,此门与进入武当山似乎毫不相干。

车到玄岳门,只有我们两个人下车,再没有其他游人到来。这里已经是郊区农村了,马路北面是农田。玄岳门立在路南的一片荒芜的空地上,看去满目苍凉,不胜感慨之至!

玄岳门是一座高大的石牌坊,建于明嘉靖三十一年(1552),高20米,宽12.8米,是全部用青石构件榫卯而成的仿木建筑。四柱三跨,三重歇山顶檐,牌楼正中双钩刻画“治世玄岳”四个大字,据说是明嘉靖皇帝赐额的。

(上面这张照片是中午回来补拍的,上午拍的那张光线很差)

顶层脊梁正中有石雕宝瓶,每层屋脊两端均有雕龙,门楼上还雕饰有仙鹤、瑞云、游龙、如意及八仙等图案,结构紧凑,工艺精湛,造型舒展,气势磅礴,据说是我国石雕艺术中的珍品。

对着牌楼拍了不少照片,全景细节都一一拍摄,回家后把玩不已,真是不枉跑了这一趟!

顺着小路走去,准备前往“金花树”和“冲虚庵”。途中路过一家农舍,仔细询问了路程,才放心走去。

道路偏僻,一无行人。远方能望见“丹江口”水库和大桥。虽然一路没有什么好风景,却也一派田园风光。

走了大约十五分,望见了前方的冲虚庵。但见一道新建的红砖围墙,与普通单位的围墙一般无二。墙上开着一扇与普通民居一样的小门,墙内立着座新修的大殿。青砖山墙,黑瓦硬山顶,五间面宽的大殿,前面是立着四根红色园柱的前廊,廊前有白石栏杆和一道白石台阶。前廊内是一排红色落地木长窗。廊下挂着几盏红灯笼。

我们绕过大殿,进入后院。后院立着一座破旧不堪的砖木结构的两层殿堂。下层是旧的青砖墙面,一道拱门,上面题着“冲虚庵”三个大字。上层是红色木柱隔着黄色木板墙,每格板墙都开着一扇白色的木格窗。木结构颜色很是陈旧,而且多处断裂,完全属于危房了。

我们正在感叹之际,突然从隔壁的旧木屋中走出一位老人。在问过我们是远方来的游客时,热心地为我们讲解了起来,原来他是此间的管理人员。

他说,武当山的文物历经大炼钢铁和文革后几乎已经破坏殆尽。连张三丰留下来的铁锅也在大跃进时代砸碎炼了钢。现在保留下来的一些都是老百姓自己保护下来的,包括网上所说王灵官的铜象等,现在正准备修建一个博物馆,把他们都收藏起来。

武当的古旧建筑也大多被破坏了,只有金殿,紫宵殿和南岩还是原有的,其余都是后来新建的了。听后才恍然大悟,原来我们看到的都是仿古的赝品噢!

冲虚庵后殿还是原有的,长期以来被当成小学校舍,直到成了危房才腾出来。屋脊上的角兽,石雕都是旧的,看去精美无比。前殿是新修的,但是其斗拱木雕还都是原有的,柱头横托雕着鱼和龙,横梁上彩画的好像是鳌,都是以前很少见到的。

听说以后,我赶紧把那些劫后余生的文物都一一拍了下来。想想那段荒唐疯狂的历史真是一言难尽,不肖子孙何以面对祖宗啊!

老人又指给我们看冲虚庵马路对面的金花树,说那棵树是吕洞宾亲手栽下的,这里最有价值并且赖以出名的就是这棵金花树,所以这里的村落就叫做金花树村。金花树旁还有口古井,据说是大禹治水的时候留下的,我想这也未免有点“古”得太离谱了吧。(回家后查资料才知道此井称为“舜井”,比大禹还要古很多呢!)

金花树干稍微有些倾斜,但通体枝茂叶盛,生气勃勃。上面还挂了一些红布条。虽然地处偏僻,崇拜吕祖的还是不乏其人啊!

老人还介绍说冲虚庵的当家前几年刚去世。他是武当山最后剩下的一位老道,可惜回来就忘了他的道号了,真是不应该。老人把我们请到老道后人的家中,就在马路对面金花树下不远。家里是个农家小院,几间平房而已。家里没有什么陈设,正中一张供桌,供着老道的遗像,还有一些供品。听说我们远道而来,很是客气,还留我们吃饭。素昧平生,怎好打扰,所以攀谈了几句就告辞了。

冲虚庵之行,得益非浅,庵虽破损,却遇真情。现在回想起来,还历历在目,犹如昨日。最大的遗憾,是没有打听那位老人姓名,也没有记住那位老道的法号。

回来的路上,走得很欢快。回到玄岳门等车,又细看了一遍牌楼石雕。高大的牌楼,孤零零地立在那里。岁月沧桑,朝代更替,昔日的光彩和繁华都已经成为过去,惟有天道永恒,“道可道,非常道”,其实用不着牌楼,“道”也会永远传下去的!

(待续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6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