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的博客

青江水客的家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武当山——神权与皇权交织的风景线(续八)  

2008-09-16 00:05:48|  分类: 湖北游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走不多远,山崖边的路转了九十度的弯,穿过一道红墙宫门,我想我们已经进入了南岩景区。宫门也是绿色琉璃瓦,单檐歇山顶。只是红色墙皮掉落了不少,看来该要修缮了。

穿过宫门,有一片砖石铺就的场地,临崖一边有道白石栏杆。栏杆外面长着一棵高大银杏,据介绍已有五百多年历史。树上满挂红布条,定是香客用来祈福的。很多小贩兜售这种布条,我可没有买。

继续向前走,路又变窄。突出一块山石在头顶,很是奇兀。此石很像一巨龟之首,据说正在朝拜金顶。

此后便是南岩宫了。这里的建筑都是新建的,高大的碑亭还正在建造。所以先穿过去,待回出来再来细看。

一路沿山崖过去,又穿过一道红墙门,进入了南岩。崖壁出现了很多摩崖石刻。有“寿”,“福”,“康”,“宁”四个大字,“寿”字有款,乃“钦差篡修承天兴都典制办中书事礼部儒士安福汶源山人王喁书”。(最后这个喁字借同音字,原字字库里没有,是页旁的)。福字也有款,题“明嘉靖二十年。。。。”。康宁两字无款。不知是否出自同一人之手。因为这四个字极其吉利,所以许多游人在此摄影留念。我们照例也在此拍了很多照片。其余还有一些小块石刻,皆不及细读了。

顺着山崖边的一行台阶上去,是又一层平台,朝前,是依崖而建的两仪殿。向后又是一段石刻走廊。平台上竖着两块石碑,一块上刻个“南”字,一块上刻个“岩”字,但岩字写成三个口一个山,大概是岩的异体字吧。落款是永乐驸马都尉沐昕,记得复真观门口的那块匾也是他写的。此外,还有“独对丹峰”四个大字,读来颇觉雄浑不足,而惆怅有余也!

从两仪殿开始,是依山傍岩而建的一排殿室。与其他道观沿中轴线的排列方式不同,南岩的这排建筑迫于地势,规模都很小。顺应山势,蜿蜒相接,背靠绝壁,面临悬崖,内少开阔之殿堂,外无寸尺之庭院,但神道满座,游人如云,可见岩不在高,有险则名,殿不在大,有仙则灵也!

进入两仪殿,临崖是一道通廊,木壁排窗。从窗外望去,山谷深不可测,对面一片翠绿崇岭,其峰颠好像就是金顶。

两仪殿内供奉真武的父母——圣父、圣母。所以两仪殿也叫父母殿。也有说两仪就是指父母的,恐怕是错误的理解了。所谓“太极生两仪”,乃是指阴阳也。

走不多远,便见紧靠悬崖的走廊石栏杆外有根石梁凌空伸出去三米远,石梁雕成腾云架雾的两条龙,龙首翘起,捧起一座石雕香炉,面对金顶,作朝拜状。

这座石雕和香炉就是在网上不知看了多少回的“龙首石”和“龙头香”。尽管“神往已久”,但现场看来却仍是那样的惊心动魄!

以前有人为了表示对真武的虔诚,爬上龙身去烧龙头香。龙身宽仅半米,四周凌空,下临万丈深渊,加以龙身遍雕云纹,凹凸不平,人匍匐而行,惊恐万分。坠崖丧命者不计其数矣!直到清康熙年间才在此立了道碑,明令禁止烧龙头香。这样的悲剧才得以终止。

真武如果有灵,就不可能要求众生冒此危险;如果真武果真要求人们不惜为其丧生,那他又怎么可能发慈悲心肠来保佑苍生?

真武是英明伟大的,真武是爱护凡间百姓的。因此必须要烧龙头香才能得到真武保佑,一定是道士们编出来的鬼话。国人常常相信诸如此类的鬼话,可惜,这样的鬼话骗去了所少人的性命?

现在的龙头香是在栏杆里头烧的,安全多了。我们看见有位香客正在走廊内跪拜烧龙头香。香插在龙首石上方石窗台上的大香炉内。我正想问道士烧一株这样的龙头香要多少香火钱,妻子说不要问,看看那么多游客仅此一位大款摸样的在烧,就可知龙头香的价位了!所以这个问题至今也不知道答案。如果相信功德越贵,越能得到保佑,那就未免把天国想象成我们凡间的腐败了吧!

出了通廊,便到了有名的“太乙真庆宫”。这是一座仿木结构的石砌建筑,面阔三间,其梁、柱、门窗、斗拱等,全部是用青石雕凿的构件用榫卯搭建而成的。整个石殿紧挨着前面的殿,顺延而建在悬崖之上,其设计精巧,结构严密,真是我国石建筑中的绝世佳作。

太乙真庆宫的创建者是道人张守清,他从元至元二十七年开始,率众数千,历时二十多年才完成这所人间奇观。

据说,真武大帝在天上的住所就叫“天乙真庆宫”。因此南岩的这座石殿就是天上的天乙真庆宫在人间的映像。

从太乙真庆宫出来,原路返回,出两仪殿,下“南岩”石刻平台,穿过“寿福康宁”,来到南岩宫新建的主殿——玄帝殿。

新的玄帝殿建在双层台基之上,面阔四间,重檐歇山顶。斗拱彩画,蓝楣红窗,十分壮观。上层檐下挂着一块竖匾,蓝底白字,写着“玄帝殿”。下层檐下,挂着三块横匾,黑底金字,分别用楷书,草书,隶书写着“北极枢庭”,“曲成万物”和“道通天地”。

从玄帝殿往下,还有条路,一路下山坡,去往梳妆台和飞升崖。徐亚说他先去探探路,看看远不远。过了一阵,很远的声音传过来,说是还远得很。于是我们就不想再走,由徐亚一个人去了,这时已经十二点五十分,又累又饿。我们在玄帝殿下面平地上的长石凳上坐下来吃带来的干粮。

休息了好长时间,徐亚还没回来。我们给他发了条短信,说我们慢慢地往回走,在前面等他。

一直走到通往泰常观的叉路上,有个小摊,我们坐下来边休息,边等。小摊上有茶叶蛋卖,一元钱一个,在这前不着村,后不挨店的地方,已经算是很便宜的了。我们坐下竟一连吃了五个。顺便问老板娘讨了点开水,灌满了我们的水壶。

等了一会儿,徐亚终于来了。于是我们一起前往泰常观。

这是一条山颠小道,一边是悬崖,另一边是大片的绿地。路虽有些长,但却一路平坦,所以很好走。太常观就在那片绿地的尽头,远远望去,一座红墙四合院,黑瓦平房。如果不是那堵褐红院墙,看去就和民居一般。

一路走去,远望群山在一片云雾之中,景色非常美丽。边走边按快门,犹嫌不够。据说太常观以前曾叫做“云霞观”,今天看来,这个名字可真是贴切极了。

(待续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2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